平凉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中国农业进入无税时代

发布时间:2019-07-03 22:48:25 编辑:笔名

中国农业进入“无税时代”

刚刚送走一个喜气洋洋的丰收年,安徽5000万农民又“开门见喜”:安徽省宣布2005年将全面免除农业税。

而全国像安徽一样免除农业税的省份,目前已增至22个!专家称,温家宝总理一年前承诺的5年内取消农业税的目标,如今可望提前三年实现。

“不收皇粮回”

“自从盘古开天地,不收皇粮回”,安徽省来安县邵集乡松郢村67岁的葛美和听到这个消息后,情不自禁地写下上面的春联。在葛老人看来,“党和政府现在对庄稼人真是好:近三年,税费逐年减少,从去年开始政府每年还给我们发几十元粮补款,今年又要免征农业税,我们种庄稼的更有干劲了!”

农民欣喜,基层干部也高兴。来安县邵集乡党委书记俞德贵说,过去农村干部一天到晚两件事——催粮要款抓计生。如今不收税了,基层干部不仅去除了一件烦心事,干群关系也会随之大大缓解!

专家则称,免除农业税不仅从根本上减轻了农民负担,而且有利于实现城乡公平税负,激发城乡统筹发展的潜能。

事实上,胡锦涛总书记在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上就明确指出:“农业是安天下、稳民心的战略产业,必须始终抓紧抓好。综观一些工业化国家发展的历程,在工业化初始阶段,农业支持工业,为工业提供积累是带有普遍性的趋向;但在工业化达到相当程度以后,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实现工业与农业、城市与农村协调发展,也是带有普遍性的趋向。”

谈及此,安徽省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刘奇认为,‘两个趋向’的论述是一个立意高远、内涵深刻的重要论断,是我们在新形势下对工农关系在思想认识和政策取向上的进一步升华;是统筹城乡发展的必然要求,顺应民意,恰逢其时。在他看来,农业税的免除不仅在于每年减少农民人均几十元的负担,更在于党和政府为保护农民这个的弱势群体迈出重要步伐。

安徽省财政厅厅长、省农村税费改革办公室主任朱玉明在接受《瞭望周刊》采访时说,尽管税费改革后农民负担明显减轻。但对地处江淮之间,自然灾害较为频繁,增收困难的安徽农民来说,农业税仍是较重的负担。

据介绍,免除农业税后,安徽省2005年将因之减收19.18亿元,同时增加对农民的粮食直接补贴资金1.85亿元,两项合计21.03亿元,全省农民人均可增加收入43.8元。

缺口如何填平

安徽是一个农业大省,农业是全省财政收入的重要部分,农民负担是减轻了,但怎样保证乡镇正常运转?乡村干部和教师工资有没有保证?

朱玉明厅长明确表示:“免除农业税带来的财政缺口,将通过中央转移支付和省级财政加大对县乡财政转移支付力度解决。”取消农业税后形成的财力缺口,弥补的渠道主要有两条:一是中央财政转移支付补助。对于中央出台的减免农业税政策,这一块的财政减收缺口中央财政将安排专项转移支付补助。安徽省是农业大省和粮食主产省,能够享受到中央的补助政策;二是省财政对下安排转移支付。省财政将对县乡安排相应的转移支付,因取消农业税造成的乡镇财力缺口,减多少补多少,保证基层正常运转和农村义务教育投入不减少,部分有条件的市,也会对县乡给予财政补助,帮助基层解决困难。

那么,这19.12亿元的缺口如何填平?据介绍,中央原有对安徽省19个国家贫困县免除农业税的政策;按照中央原定要逐年降低农业税税率政策,安徽农业税税率今年将降低2个百分点,不管安徽免不免农业税,农业税税率降低后造成的财政减收,中央也是给予支付的,上述两项中央要给安徽转移支付11亿元。另外,社会减免费1亿多元,而此项目按规定是减免的,但过去基层政府基本都收上来,现在将全部返还下去。据测算,全部免除农业税后,省级财政要增加对县乡转移支付资金7亿元,加上增加对农民的粮食直补资金1.85亿元,相当于全省本级财政收入的18%?2005年省本级财政收入计划额为50亿元?。

当然,省级财政承受压力还是比较大的。但近年来,安徽省经济保持较好的发展势头,地方财政实力有所增强,2004年财政收入突破500亿元大关,财政增收100亿元,具备了一定的调控能力。特别是通过5年来的农村税费改革,在中央财政大力支持下,县乡正常运转得到保障,对改革的承受能力明显增强。朱玉明说,省财政要大力调整支出结构,努力增收节支,千方百计挤出财力,加大对县乡财政转移支付力度,尽全力化解免除农业税后的财力缺口。对那些买轿车、办公用品的行为,要坚决把关,努力压缩一般性开支。

来安县财政局朱峰松局长说,取消农业税后,地方财政减收的将由省级财政转移支付,对县乡村干部和农民都是有利,过去乡镇干部工资被拖欠是常有的事,2005年后村干部的补贴也是国家发了,村干部享受“国家工作人员”的待遇。他胸有成竹地表示:“不必过于担心免征农业税对财政会造成不良影响,免征农业税后不会减少乡村干部和教师工资,随着经济的发展和财力的增加,将逐步改善和提高乡村干部和中小学教师的工资待遇。”

具有标志性意义

安徽省农村税费改革办公室的有关人员告诉,取消农业税的意义怎么描述都不过分。刘奇及对三农问题颇多心得的闻新国则指出,免除农业税对解决“三农”问题的标志性意义,至少体现在四个方面:

一是对农民权益的保护意义重大。“三农”问题是体制转轨期,旧体制保留有余而新体制跟进不足造成的,农村改革根本的是要给予农民完整的权益保障。现阶段,取消农业税是从大局观的高度和政策选择的角度考虑和解决农民权益的保护问题,对农民权益全面长期的保护(尤其是相关的土地权益)和农村市场化的进程将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二是对基层政府职能转换意义重大。由于农业税的特定征收对象和现行农村的治理特点,只要农业税存在下去,基层政府与农业税的征收行为始终会难解难分地纠结在一起。而且某些基层政府把农业税的征收演化成了竭泽而渔式的恶性“收、养”机制,这不利于基层政府职能的转换。农业税的取消无形地剥离了基层政府不规范权力的又一依仗,基层政府的行政行为将会逐步得到规范,有利于改善干群关系。

三是对解决农民负担问题意义重大。由于涉农收费行为的惯性影响,只要对农民的农业税征收仍在进行,各种涉农乱收费就会搭车,就难以根治。取消农业税后,其他对农民的一切不合理负担都应当禁止,建议对农民实施″零负担″政策,这将有利于农民保护自身利益,也有利于农民负担监督管理工作的有效开展,同时基层政府的财政收入成本和农民负担的监督管理成本都会大大降低。

四是完善了农民对土地的自主经营权。取消农业税后,使农民对土地的自主经营权得以完善。,承包经营权流转,使土地能够真正作为一项稳定的财产进入市场产生应有的交换价值,农民也能够真正从中获得其应有的经济利益;第二,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可带动较大规模的集中土地,从而有力地促进农村市场经济的发育;第三,流转能够使生产要素实现化配置,农民因此可以节约开支,提高农产品产量,增加收入。

“少取”之后如何“多予”

安徽省来安县委书记张传权说,免除农业税只是“少取”,要想给农民更多的实惠,还要想方设法开辟“多予”的渠道。农民盼望的不仅仅是不缴农业税,还有更多的收入、更好的学校、更方便的医院、更幸福的日子。

他说,目前“三农”工作存在许多问题,比如市场信息、实用技术缺乏,生产资料市场不稳定、坑农现象突出,农村普遍缺医少药、许多群众看不起病,农民还没有被纳入社会保障体系等等,需要做的事很多。需要我们彻底摆脱“催粮罚款”的工作思路影响,做到尊重农民、服务农民。把政策规定的应该给农民的一分一厘都交给农民,做好“加法”;把应向农民减收的一分一厘如数地放在农民口袋里,做好“减法”。

因此,安徽大学三农问题研究中心的何开荫指出,从现实情况来看,国家惠农政策仅仅在减免农业税上体现得尤为突出。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随着化肥等农业生产资料价格的普遍上涨,在一定程度上“吞噬”了种粮直接补贴、降低农业税等国家优惠政策给农民带来的实惠,影响了农民的种粮积极性。农资涨价“掏走”免税实惠,多重因素影响农资价格涨落。高含金量还要有高落实率,如何不让惠农政策打“折扣”,把“真金白银”交给农民,是2005年新的一年中广大农民的真情期待。

专家指出,要做“加法”让农民增收,还有很多道槛设在我们的政府面前,需要一步步跨越,这将是对我们政府今后的考验:

一是公益事业如何开展。没了农业税,乡村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而上级政府的转移支付仅仅保证干部工资和日常的办公经费,除此之外,要想兴办集体公益事业只能通过“一事一议”来解决。据安徽省财政厅税改办估算,全省真正实行“一事一议”的村不足1/3。即便是议了,每人每年15元的经费,很难办成大事。而对于投入需要几万甚至几十万的道路、水利设施,乡村难以担此重任。来安县邵集乡鱼塘村支部书记翁义俊说,基础设施没钱投入是我们村干部的心病,而改善基础设施条件恰恰是农民的心愿。

二是如何填平高达几千亿的债务黑洞。乡村债务是一个巨大的黑洞,如果不能尽快填平,必将制约整个农村经济社会的长远发展。一些乡村干部建议,是否可由国家出资核销一部分过去“普九”达标、办集体企业和为完成税费而酿成的本应由国家承担的部分债务;还可利用部分机动土地,采取竞价承包、公开拍卖等方式获取一部分资金用于偿债。

三是土地越来越成为农村一个新的矛盾焦点。在去年中央一系列惠农政策的激励下,许多地方都掀起了一轮“要地热”,由此引发了一系列人地矛盾纠纷。这些要地的农户有的是二轮土地承包时因嫌税费过高没有要地的,有的是外出打工后自动放弃土地承包权的,有的是新添了劳力或出生了子女的,有的是按照二轮承包时的政策不应分地的等,尤其是外出务工经商的农民返乡要地的现象为普遍。由于原来许多人不要地,导致1996年前后各地都出现了数量不小的抛荒地,而当时的村委会为了保证国家税费,不得不想方设法把这些抛荒地处理给一些人耕种,或是将抛荒地抵给债主,或是同一些种田大户签订承包合同。现在面对大量要地的农户,村里基本上没有耕地可给。由于要不到耕地,享受不到国家政策的实惠,无地农民与村委会的矛盾日益突出,有的甚至发生了械斗等极端行为。可以预见,在农业税全部取消后,如果这个问题还得不到解决,各种矛盾冲突必将愈演愈烈,进而影响到农村的稳定大局。

四是如何重新确立乡村干部工作的坐标点。在广大中西部地区,乡镇干部多年来一直扮演着“收税者”的角色,不少干部反映自己工作中70%的时间和精力用于抓农业税收,而农业税的取消,无疑会使乡镇干部70%的工作对象没有了,这样的变革无疑会对广大乡镇干部的工作目标、工作方式、工作内容等产生巨大的影响。同时,由于各项配套改革的逐步到位,治安有公安部门,计划生育有计生部门,不少公共事业都不再需要乡镇干部,必定会使不少干部在一段时期内产生失落感、盲目感,对农业税取消后自己该干什么心里没底。因此,帮助乡镇干部搞好工作定位,应当引起当前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

“改革有阻力,但改革的潮流势不可挡!”省财政厅朱玉明厅长说,为了促进农村经济发展,促进农民增加收入,近年来,安徽省还大力推进各项配套改革,相继组织开展了乡镇机构改革、乡镇区划和村级规模调整、农村义务教育管理体制改革、“乡财县管”和“省直管县”财政体制改革、粮食补贴方式改革、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改革等比较大的改革,取得了较为显着的成效。除了不断完善“一事一议”外,安徽还将进一步增加粮食直补资金数额。安徽省开展粮食直补工作已经两年,得到了广大农民的积极拥护,取得了较好的效果。今年安徽省将再增加1.85亿元资金用于粮食直补,使整个直补资金达8.65亿元,占全省粮食风险基金的50%。同时,继续实行良种补贴、农机补贴和支持产粮大县的政策,让农民得到更多的实惠。( 葛如江)

全国25个省份取消农业税彰显执政新理念

银川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太原的治癫痫专科医院
河南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