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护鸟者刘懿丹:爱鸟就让它回归自然

2018-12-25 19:44:36
护鸟者刘懿丹:爱鸟就让它回归自然 护鸟者刘懿丹:爱鸟就让它回归自然 曾买鸟放生却被鸟贩截留 建志愿者团队在全国拆掉鸟网、做公益宣传 刘懿丹救下的候鸟。 想了解更多人物故事,请扫以下二维码。 刘懿丹 联系上刘懿丹之时,她正在内蒙古的一家公安局做笔录——她刚刚举报了一桩非法贩卖百灵鸟(已被列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的案件。近一段时间,刘懿丹和志愿者团队在内蒙古草原巡护百灵鸟,时不时就走进了央视新闻的镜头。 刘懿丹在圈子里被称为“野保(野生动物保护)急先锋”。2014年,作为爱心人士的她,经历了买鸟放生却被鸟贩截留的无奈,毅然走上了护鸟之路,她许愿要拆尽天下鸟网,与盗猎者战斗到底。 如今她和团队成员走遍全国,在拆鸟网的同时,走进鸟市明察暗访,举报非法贩鸟行为,并进行爱鸟、护鸟的宣传。她说:“绿水青山,少不了野生动物。真的爱鸟就要让它们回到大自然。” 文、图、视频/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李华 近几天,刘懿丹和她的团队在内蒙古草原巡护百灵鸟,看到草原上空荡荡的鸟窝(一些雏鸟已被人掏走),她非常难受,此时已过了逮鸟的高峰期,她说,如果早来一些时候,肯定可以逮到逮鸟者。 市场暗访举报卖鸟人 这几年来,刘懿丹去过太多鸟市,鸟市有很多百灵鸟,深受人们喜欢,她在山东就曾看到有人提着百灵和画眉出来遛。“这么多百灵鸟是怎么抓的”,刘懿丹一直想弄明白百灵鸟的来源。后来,她得知草原是百灵鸟的家园,于是有了这次草原巡护行动。 她和团队成员去了海拉尔、满洲里、乌拉盖、霍林郭勒等地。经过走访她发现,有些外来的逮鸟者会提前来到草原附近租房子,早上四五时,他们骑着摩托车来到草原,暗暗观察鸟妈妈的起飞之处,顺藤摸瓜找到鸟窝,一捣一个准。 这些逮鸟者对百灵鸟的习性了如指掌,找到鸟窝并不直接带走雏鸟,而是等到幼鸟出壳7天后生存能力提高了,才把幼鸟端走。这些雏鸟随后被置身于音乐环境中,学习不同动物的声音,甚至还能学会说一些话。百灵鸟因声音甜美深受喜爱,“有些百灵鸟一只可卖上千元,有些甚至上万元一只”。 “非常暴利,基本上没有什么成本。”孩子发烧咳嗽
刘懿丹说,这是一些鸟贩不惜长途跋涉前来草原的动因。 “明年4月中旬5月初就来,肯定可以逮到逮鸟者。”刘懿丹说,他们在鸟市暗访后举报了非法贩卖百灵鸟的人,目前公安已立案,“当地公安很给力,头天举报,第二天就把人抓起来了。” 鸟小孩发烧39度
越放生被贩卖得越多 刘懿丹是东北人,嫁到天津,她的候鸟保护行动也启于天津。初,她保护候鸟的方式是买鸟放生。 每年春天3月~5月是候鸟向北迁徙的时节,秋天的9月~11月候鸟向南飞,以前,这都是刘懿丹和其他爱鸟人士忙碌的时候,她常常在群里召集大家筹款,买鸟放生。 2014年春天,她和朋友筹资50万多元,全用于买鸟,但她发现,鸟越放生越多,经济上根本没法承受。 有个鸟贩提醒她说:“你放的鸟只是冰山一角,天津另外还有5个地方专门收鸟,一天就要收几万只,你怎么买得起。”刘懿丹一听,“当时就崩溃了”。那时,她根本没想其他方式,就想着买了放生,但贩鸟的产业链已经形成了,她深感无力。 有个鸟贩更是直接对刘懿丹说:“丹姐,我这有一批鸟,你放不放生,你不买的话明天就要闷死了。”刘懿丹当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放生吧没钱,不放生吧于心不忍”。 暗访候鸟“集中营” 经此一事,刘懿丹伤心不已,大哭了一场,她立下誓言:必拆尽天下鸟网,与盗猎者战斗到底。于是,刘懿丹夫妻从天津开始,走上了拆鸟网之路。 对于贩鸟产业,刘懿丹初还是外行,后来她才了解到,这些鸟抓住后需要催肥,再贩卖出去。于是,她去找那些曾经卖鸟给她的鸟贩“取经”。当她提出希望去鸟贩家中看看如何催肥候鸟时,鸟贩顿时警惕起来,“你可不能上我那去,你给我举报了怎么办?” 后来,在刘懿丹的不断努力之下,终于有一位鸟贩答应她,“可以来2个人”。 刘懿丹至今记得当时在鸟贩家看到的场面,“上下都是笼子,里面全是鸟”,她被眼前的场景震惊了。与她同行的媒体朋友偷偷录下了画面,做了一期节目,反响很大。天津随后也出台了保护候鸟的相关规定。 我们人少,但做的事不少 刘懿丹说,天津是中国候鸟迁徙的“中转站”,却也常是候鸟消失之地,因为在天津、唐山一带,鸟网密布。后来,经过护鸟志愿者们的努力,公安部门累计拆除鸟网万余米,解救活鸟几千只。 “我们人少,但做的事一点不少。”去年,刘懿丹的团队行踪遍布全国:在河北唐山小海北镇巡护,在婴儿咳嗽怎么办有效
安徽省五河县开展了爱鸟,护鸟及护鸟宣传活动,在南京举报特大贩卖野生动物案…… 2017年,刘懿丹在家的天数屈指可数,她长期奔波于各地:田野拆网、市场举报、公众倡导、上山林、下湿地。同时刘懿丹团队积极寻求森林公安、工商局的帮助。 刘懿丹说,将这些鸟贩绳之以法不是目的,只是手段,“他们被立案了,我们感到欣慰,但他们进了监狱,我们也非常难受。” 有些被举报的鸟贩慢慢迷途知返了。曾经有一位鸟贩的妹妹和她偶遇,她对刘懿丹说:“你是刘姐吗?我不恨你(举报了我哥)。”原来这位鸟贩接受惩罚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真的爱鸟, 就让我们 在自然中赏鸟 护鸟志愿者在外东奔西跑,经济支持全来自捐助。刘懿丹通过公益平台、朋友圈、微信群筹款,为志愿者提供“粮草”,“请继续支持懿丹发起的众筹,让我们的行动能够走得更远。”在她的朋友圈,经常可以看到类似的公益筹款内容。 “筹款是艰难的。”刘懿丹说,她几乎天天吆喝着募资,但不被理解是常有的事,“以前筹款买鸟放生,大家看到实实在在的实物容易接受,现在我们筹款去做爱鸟宣传、举报非法鸟贩,大家看不到实物,往往就不太理解我们。” 当然也有让她很暖心的爱心人士。其中有一位网名叫“闹闹妈”的网友大力支持刘懿丹的工作,每次筹款都给她捐500元,“这次没给她发筹款信息,她都主动给我捐了200元。” 刘懿丹说,他们的团队在外厉行节约,有时为了找便宜的旅馆,会开车转悠很久。“超过100元的标间不住,一般控制在五六十元一晚。” “筹款、巡护、播报……”刘懿丹好不忙碌,累得她今年大病一场,昼夜咳嗽,恶化为肺炎,全身没力气,不得不住院治疗。但是一出去做野保行动,刘懿丹的病马上就好了,她笑着说:“早知道不用住院,直接去做野保行动。” 去年11月,刘懿丹和团队注册了公众号“懿丹野保特攻队”,专门播报工作进展。 “绿水青山,少不了野生动物。”她说,买鸟人、掏鸟窝的人都是夺走鸟爸妈儿女的“凶手”,他们无视国家法律,是破坏生态环境的罪人,她希望通过志愿者的保护行动,通过法律途径打击这些违法行为,“真的爱鸟,就让它们回归大自然,在大自然中欣赏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