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大学生参加禅修组织后失联联系者称其已经出

2018-12-03 15:30:43

大学生参加禅修组织后失联 联系者称其已经出家_社会法制

“有一个人,他曾经在自己的生活中存在了二十几年,然后一起长大并见证了他的成长历程,而忽然有一天他消失了,那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感受?”这是单美(化名)在微博上写下的一段话,那个曾经在她生活中存在了二十几年的人,已经失联超过4个月了。失联的是她的弟弟单云(化名),失联前是山东中医药大学一名原本升大四的学生,而自从2014年8月7日由“济南菩提学会”组织到安徽参加一场活动后,音信全无,家人从此再也没见过他的面。“济南菩提学会”的人告诉单美,弟弟单云已经出家了,不愿意再见他们。一家人处于崩溃的边缘,苦苦地寻找着,而像单美一家这样煎熬着等待一个答案的,还不止一家。离家 一行13人去安徽参加活动单云从8月7日离家后失联,到现在已经4个多月了。单云的姐姐单美告诉,失联前弟弟在山东中医药大学上学,自己也在济南工作,每到周末假期他俩就会见面,弟弟在学校的学习还有生活,她也了解比较多。“弟弟告诉我,通过一个师姐的介绍,他参加了一个名叫‘济南菩提学会’的学习班,会利用闲暇时间去听讲座,和其他人交流。”2014年8月7日,弟弟告诉单美,“济南菩提学会”包了一辆车,组织他们去安徽一所寺庙参加一个活动。他们一行从济南出发的总共13人,出发地点位于王官庄小区四区。“和弟弟一块去的还有他们学校的另外三个人,他们都在这个‘济南菩提学会’学习过。”单美说,其他去的有社会上的,也有其他大学的学生。同去的校友三人中,有已经从该校硕士毕业的陈露(化名),另外两个是即将升研一的潍坊姑娘刘萍(化名)和王旭(化名)。根据相关资料显示,2014年8月10日,在安徽举办了一场活动,来自安徽、山东等地的50余人参加。潍坊姑娘刘萍的亲属刘和平(化名)向证实,刘萍是8月6日从潍坊老家来的济南,说是要跟着老师去安徽参加一个学习班,临走时还带着准备研究生报到的两万元费用以及笔记本电脑等。失联 家人多次寻找音讯全无“8月7日弟弟到了安徽之后,还断断续续给家里打,说挺好的,过段时间就回去。”单美说,但越往后弟弟的联系就越少了,9月1日弟弟给他们班长发了一条信息,说是开学晚一点回学校,之后就关机,彻底失去了联系。一同失联的还有刘萍、陈露、王旭等三人。刘和平告诉,9月份是孩子研究生报到的时候,可是孩子一直没去学校,打也没人接,他们一家人不免担心起来,赶紧跑到济南来寻找。根据离家前去安徽的线索,单云和刘萍的家属于9月12日次赶到了安徽,但是在他们参加活动的地方没有见到他们本人,只找到了单云使用的。9月16日,单云的父母又一次赶往安徽,在当地派出所协调下,通过一个公共,父母终于和单云通上了,中单云说自己在江西庐山,别的信息不愿意透露,随后就匆匆挂断了。“我们不知道弟弟到底怎么了,我们就想见到他的面,让他亲口告诉我们,我们才放心。”为了寻找弟弟的下落,在10月、11月份,单美和父母第三次去了安徽,并且去了三趟江西,他们漫无目的地寻找着,但是始终音信全无。而同样在奔波寻找的,还有刘萍的父母,他们已经去过安徽四次了,但是没有一点刘萍的消息。出家 有人称失联四人已出家弟弟单云到底在那里?由于是“济南菩提学会”送弟弟他们一行人去的安徽,单美想到了通过“济南菩提学会”的人寻找弟弟的下落。单美告诉,大概在9月中旬,她通过山东中医药大学的一名学生,填了一份“济南菩提学会”的预科生报名表,不久之后就接到自称“济南菩提学会”人员的,邀请她去参加学会的开学典礼并去听讲座。“他们的开学典礼是在经十路附近一个地方举行的,参加的人很多,包括济南很多高校的大学生还有社会上的人。”单美说,去参加“济南菩提学会”预科班主要是集体看播放的录像讲座,还会发一些学会相关的书籍。通过预科班报名,单美联系到学会一个叫迟畅(化名)的人,弟弟一行人去安徽的组织活动有她的参与。中,迟畅告诉单美,你弟弟单云出家了,他不想见你们。据迟畅透露,一同出家的还有刘萍等三人。“弟弟走之前还说大四回来考研,怎么去了趟安徽就出家了?”单美说,不见到弟弟的面,不是他亲口告诉自己,家里人难以接受,她继续联系着迟畅,希望通过她联系到弟弟,见弟弟一面。后来迟畅干脆换了号码,单美打算去“济南菩提学会”活动的地点寻找。“他们以前在济南有两个固定的地方,一个位于王官庄,另外一个则在诚基中心。”可单美找到这些地方后,已经人去楼空了。心酸 苦寻4个月仍不言放弃听说单云等四人出了家,家属们都不相信,觉得“不可思议,事前没有任何征兆”。刘萍的亲属刘和平说,孩子从8月6日离家后音信全无,他们一家人苦苦寻找了4个月,却没有一点音信。四人的家属都一次又一次去安徽寻找孩子的下落,终王旭的亲属在安徽找到了王旭,并费尽周折将王旭带了回来,回到学校继续上学。“这四个月为了寻找弟弟,我们一家人都崩溃了。”弟弟单云的突然失踪,让单云的妈妈多地奔波寻找,她身体本来就不好,现在完全被拖垮了,而且精神状态也出现了恍惚的一面。“我们不想放弃,可是实在没办法啊。”来自潍坊诸城的刘萍家属说,为了寻找孩子的下落,他们已经花了一万多元,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加上刘萍带走的两万元,已经捉襟见肘。而更让他们无助的是,刘萍到底在那里,他们一无所知。由于迟迟不见弟弟的下落,11月份,单美找到了山东省宗教事务局,工作人员向其表示,从未批准“济南菩提学会”的成立。而通过对“济南菩提学会”调查的深入,单美发现,这个“济南菩提学会”没有经过任何部门的注册和登记,其组织观看录像等行为都是非法的和应该要取缔的。单美目前仍在济南,她依旧利用一切机会和时间,打听着弟弟的下落,可是毫无进展。“恕我无能,我没有能力找回我失联已久的亲人。”精神已经接近崩溃的她,在微博上用这句话,概括了这四个月的无奈和心酸。“济南菩提学会”从未获批成立自从“济南菩提学会”的联系人迟畅(化名)号码更换后,单美就再也联系不到她了,原本他们聚会学习的两个点,一个位于王官庄四区,一个位于诚基中心,也都人去楼空。“听别人说,他们又换了新的地点,我打听不到了。”一直执着寻找弟弟的单美无助地摇了摇头。“济南菩提学会”到底是个什么性质的协会,是否合法注册登记的,应该归那个部门主管,单美想到了寻求政府相关部门的帮助。“一个原本计划考研的人,去了一趟安徽就出家失联了,我们作为家属,说什么也想弄个明白。”在安徽、江西的寻找一无所获、处处碰壁之后,单美找到了山东省宗教事务局,工作人员向其表示,从未批准“济南菩提学会”的成立。12月12日下午,针对“济南菩提学会”的性质,咨询了济南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其工作人员向证实,从未批准过这个学会的存在,如果该学会涉及非法传播,一经举报后查实,要进行取缔、制止。查询得知,不单单是济南,在重庆有市民对“重庆菩提学会”的身份提出了疑问。2013年重庆市民族宗教事务局(简称民宗委)接到重庆市民发邮件咨询,“重庆市菩提学会”已在重庆市吸收大量学习人员,这个学会是否合法登记?重庆市民宗委回复,及时与市民政局及相关单位进行了沟通和核实,其回复如下:一、我委从未批准成立“重庆市菩提学会”。二、经市民政局核实,“重庆市菩提学会”没有在重庆市民政部门登记注册。三、根据有关部门信息,“重庆市菩提学会”曾在我市有过非法传播活动,非法传播活动被民宗部门依法予以取缔、制止。延伸阅读 四川安徽出家的年轻人不少是山东籍 他们大部分曾在“济南菩提学会”学习过毕业于青岛大学的济南美女大学生才真旺姆在2012年10月剃度出家,曾经引发了社会的极大关注。2014年6月,《南都周刊》曾经去才真旺姆四川出家的地方采访,发表了一篇名为《出家的年轻人》的报道。根据其公开的报道内容显示,迄今为止,已经有50多个来自汉地的年轻人在才真旺姆所在的地方出家,他们中大部分是80后、90后,且不乏高学历。而这些在四川出家的年轻人中,以山东籍为多。据报道,这些山东籍出家的年轻人,大多是通过在“济南菩提学会”学习,时间久了,很多人就产生了出离心,想出家。在这些山东籍的出家大学生中,济南姑娘才真旺姆的知名度,而才真旺姆在采访时曾公开表示,其在出家前,已经在“济南菩提学会”学习了将近一年。除了才真旺姆,在《出家的年轻人》报道中,还提到了一些山东籍的出家年轻人,这其中包括毕业于山东理工大学的李东(化名),清华大学硕士毕业的洛珠旺姆,洛珠旺姆与才真旺姆是高中同学,也是济南人。与才真旺姆同一天剃度出家的,还有曾经的山东大学硕士、南京大学博士图丹蒋扬。才真旺姆的出家地,出家的年轻人中以山东籍的居多,而安徽这所寺庙中,单美告诉,她所知道的山东籍就好几个,而且都是高学历的大学生年轻人。疑问 年轻人出家是否与 “济南菩提学会”有关“才真旺姆出家的事情,很多都报道了,报道上说她也是在‘济南菩提学会’学习过。”对于“济南菩提学会”的印象,单美不仅仅停留在这些报道之中,她有自己的切身感触和感慨。“我们就是不理解,为什么就没有人和部门查一查这个‘济南菩提学会’,它到底是不是合法的?”据报道,才真旺姆出家前曾在“济南菩提学会”学习了将近一年。目前尚不得知,才真旺姆口中的“济南菩提学会”以及在四川出家的山东籍大学生所学习过的“济南菩提学会”,是否与单美所说的“济南菩提学会”是同一个协会,相关的负责人又是否是同一人。而山东籍的年轻人在四川以及安徽出家的有不少,这是否与“济南菩提学会”有关联,目前仍没有明确的答案。“一个没有被批准的组织把我弟弟送去安徽,我们见不到人,他们一口咬定出家了,还说是弟弟自己不愿意见我们,这让我们一家人怎么能不担心啊。”单美说,她尊重弟弟个人的信仰自由,“如果这是弟弟自己的选择,我们也想见他一面,他亲口告诉我们,我们只想要一个答案。”生活 郑希平

永磁除铁器
硼砂报价
摇钱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