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凉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高贵的血统

发布时间:2019-09-14 09:03:06 编辑:笔名
Отвеликогодосмешного-одиншаг!Наполеон(俄文:从伟大到可笑——只有一步)

北萨小镇依然保持质朴的原貌。自16世纪建成以来,这里几乎没有变化,时间仿佛停止了脚步。静静的小河好似一条晶莹的玉带环绕古镇,小码头上停泊几艘晚归的渔船,几名渔夫和他们的妻子熟练地盘点劳动成果,河面上不时传来男人们粗犷的笑声。笑声过后,从渔船那边飘出了淡淡的黑雪茄的烟味。
当夕阳的余晖照红了天边与大地,北萨小镇散发出火焰般绚丽的色彩。踏上斑驳的青石路,随处可见风格独特的建筑。它们大多不高,古拙洁净,错落有致地矗立着,仿佛一个个安静的沉思者。狭长幽静的街道里经常有一群嬉闹追逐的孩子,有的挥舞鞭子,有的骑着扫把,有的滚着铁环,似乎永远不知疲惫,从街道的起点一直跑到小镇中心。那里的老教堂是墩式形体,上面立着高高的八角形尖塔,显得与众不同,有一种冲天欲飞的气势。
小镇不但没有遭受难以预测的天灾,而且幸运地躲过了数次战争洗劫。居住此地人们始终相信,北萨小镇就是上帝的花园。苦难与喧嚣不属于她,她是上帝垂爱的宠儿。事实也确实如此。距离北萨小镇百里之遥的M城市,远古的硝烟尚未散尽,半个世纪前,又曾发生了惨烈的战争。成千上万无辜的人死去,无数的建筑物毁于一旦,而北萨小镇却如同惊涛骇浪里的柱石巍然屹立。
来往此地的商人口碑相传,在北萨小镇有一家舒适的客栈,不仅提供可口的白菜汤或鲤鱼汤、色泽诱人的烤肉和煎饼,还有烈性十足的白酒、回味悠长的红葡萄酒。客栈的主人是个名叫彼得的中年人。他的肩膀很宽,胳膊粗壮,与细短的下肢搭配,有点滑稽,非常得不协调。虽然他只有五十岁出头,头顶却是光秃秃的,残存的半圈卷发,也已经稀疏花白了。布满细密皱纹的肥胖的脸上,总是挂着对任何事物都不屑一顾的神态。他常常昂着头站立和走路,就连坐在椅子上休息时也不例外,就像所有内心充满骄傲资本的人一样,居高临下,睥睨一切。
住过客栈的客人都知道,彼得从来舍不得花钱雇服务员。那些不常有的繁重的体力活,他一定亲力亲为。至于清扫房间,洗涤床单,下厨做饭一类的琐碎事,则由妻子薇拉去管。有时候,读小学的儿子帕维尔也能帮上忙。人们经常看见彼得坐在门口的酒柜前,埋着头整理账本。每一笔支出,每一项收入,他都记得清清楚楚。他的口头禅是:“买卖是公平的。你们住我的店,吃我的东西,我收你们的钱。”客人们花销的零头,他从不抹掉,甚至一个戈比也不肯放过。镇上的居民背地里称他为“Скряга”(俄文:守财奴、吝啬鬼)
彼得的心思,就连妻子薇拉也无法揣测。二十岁那年,他从临终的母亲口中得知,自己是名门望族之后。先祖是声望显赫的公爵,过着钟鸣鼎食的生活。而父亲鲍里斯则是威风凛凛的中将,可惜在五十年前保卫M城市的巷战中不幸阵亡。彼得深信——血管里流淌着高贵而伟大的血液,荣耀与生俱来。所以从创业伊始,他就不断鞭策自己,一定要成就一番大事业。他绞尽脑汁积累财富,并且定下一个远大目标,有生之年买下北萨小镇,做一个名副其实的大富翁。“这没什么,我可以做到。因为我有高贵的血统!”彼得踌躇满志。
自从得知自己的出身,彼得越来越愤世嫉俗了。对身边卑微的小人物,时常表现出发自骨子里的藐视,尽管有时候他也装作谦和。能让彼得违心逢迎的人并不多,只有给他带来利益的生意伙伴,他才会勉强地笑一笑,但决不笑出声来。他讨厌放肆的粗鄙的大笑,那样显得毫无修养。“只有愚蠢的乡巴佬,才会无所顾忌地流露出喜怒哀乐。”
酿造和贩卖果酒的尼古拉,就是彼得瞧不起的“乡巴佬”之一。尼古拉与彼得的年龄相差无几,但模样要年轻许多。他个子很高,身材消瘦,棱角分明的五官,组合在一起,给人一种喜气洋洋的感觉。没错,尼古拉是天生的乐观派,似乎从不知道烦恼。即使生意不景气,也从不怨天尤人。如果不是命运的阴差阳错,他有可能成为出色的喜剧演员。他擅长讲各种各样的笑话,熟悉的人都喜欢围坐在他身边,津津有味地听上一段,然后一个个捧着肚皮,笑得东倒西歪,前仰后合。
在彼得看来,尼古拉不是一个好商人——随便给顾客让利,竟然还允许赊账,完全不懂生意经,无论如何算不上是个精明人。不过,彼得并不想得罪尼古拉,因为这个并不精明的商人,是客栈需求的红葡萄酒的主要供货者,而且货款可以押到下个月底结算。这使彼得有宽松的资金周转。彼得常常想:假如尼古拉的父亲叶戈尔不是个地道的农民,而是上流社会的体面绅士,或许他和尼古拉就能成为真正的朋友,起码在血统的尊贵程度上更接近一些。
“我真是痴心妄想,像尼古拉那样的人,怎么可能改变天性呢?”每次,彼得都用后一个想法否定前一个想法,“他是没出息的农民的儿子。一个嗜酒如命的家伙。农民的儿子永远是农民。难道指望尼古拉会变成人人爱戴的社会名流?”
在阿列克谢没有长成英俊的小伙子之前,彼得对血统论深信不疑。然而,农民出身的尼古拉的妻子安娜,偏偏生下一个聪明的儿子阿列克谢。小家伙从小学到高中一直是的学生,成绩名列前茅。彼得困惑难解,流着低贱血液的尼古拉怎么可能有好儿子?
“说不定安娜不守妇道,跟哪个男人鬼混,怀上了野种!不,不,野种怎么可能聪明?噢,也许只有万能的上帝知道……反正阿列克谢绝不可能是尼古拉的儿子。”彼得的思想很矛盾。但一想到尼古拉戴上绿帽子,是多么地可怜而可笑,彼得的心里就痛快多了。
早上,尼古拉兴高采烈地来到客栈,特意邀请彼得参加明天的庆祝晚宴。理由是阿列克谢考入了国立大学,马上就要启程去首都了。彼得非常不情愿地挤出一点笑,算是对生意伙伴的祝贺。可是,嫉妒好像一只粗糙的大手,无情地抽了彼得一记耳光,令他感觉脸上火辣辣地热。“对不起,明天M城市的投资专家请我吃饭,我已经答应了人家。”他编了一个借口,谢绝了尼古拉的盛情邀请。
晚上,薇拉将准备好的晚餐端上桌子。红菜汤、炸肉饼、土豆泥和新鲜果汁。彼得因为嫉妒而失去胃口,没有好声气地问:“今天你看到安娜了吗?她一定很得意吧?”
“当然看到了。我们每天都见面,说说体己的话。我没看出她有什么得意的。她总是一个样子,见谁都微笑,说话慢声细语,好像生怕把人家吓着似的。今天她还帮我洗了很多衣服呢。”薇拉一面摆着餐盘,一面回答。
“那阿列克谢呢?他考上了国立大学,总归跟平常不一样吧?”在彼得的想象中,鲤鱼跳龙门的阿列克谢应该趾高气扬才对。
“你是说阿廖沙吗?他真是个难得的好孩子。上帝真是太仁慈了,给安娜送来一个这么好的儿子。聪明、勤劳、尊敬长辈。”薇拉说起话来眉飞色舞,“今天,我在街边遇见了他。你猜阿廖沙说什么了?他像往常一样,向我鞠了一躬,说‘亲爱的薇拉阿姨,你好!后天我就去首都念大学了。如果日后你有时间,请允许我带你去首都玩。’我的天啊,我简直太开心了。我自打娘胎里出来,还没去过首都,听说那里的景色很美……”
“算了吧,你这个臭娘们,说起话来没完没了,真让人心烦。”彼得大声打断了妻子的话。
薇拉赶紧闭上嘴,耸了耸肩。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喜怒无常的丈夫,为什么突然就发起了火气。
这时,彼得的小儿子帕维尔放学回来。小家伙流着鼻涕,目光游移不定,显得忐忑不安。彼得发现儿子有点反常,立刻皱起眉头逼问。帕维尔胆战心惊地从书包里拿出一张试卷,赫然写着一个大大的“2”。
“见了鬼啊!你居然只考了二分?”彼得勃然大怒,不由分说,像抓小鸡一样抓起帕维尔,狠狠地朝屁股踹了一脚。帕维尔腾空而起,一下子摔倒在壁炉旁。
妻子薇拉吓坏了,连忙跪在地上,“求求你别打了,帕沙还是个弱小的孩子。”她紧紧搂住儿子,用肥胖的身体做挡箭牌。彼得更生气了,随手拎起一根细木棍,没头没脑地往薇拉的后背抽去。薇拉带着哭腔,发出了杀猪般的痛苦的哀嚎。
“都怪你,生了一个丢人现眼的蠢货!”彼得像一头咆哮的雄狮,“我怎么娶了你这头傻吃傻睡的母猪?白白浪费我高贵的血统。你看看人家安娜,不管怎么说,生了一个考入国立大学的儿子。”
薇拉拼命地保护帕维尔,她的肥厚的肉在木棍的抽打下一颤一颤的。她只是哭,除了撕心裂肺的哭之外,不敢对丈夫的野蛮暴行有丝毫的反抗。
彼得打累了,没有心情吃晚餐,拿了一大瓶烈酒回卧室,躺在床上狂饮。一直喝到酩酊大醉,然后响起雷鸣般的呼噜。
第二天,彼得的心情就像阴霾的天气,糟糕到了极点。原来,为了实现购买北萨小镇的宏伟计划,他听信了一位“投资专家”的建议,在M城市投资了一笔大买卖。投资额几乎是他二十多年的积蓄。他倾囊下了血本,本来期望短期内获得丰厚的利润——那可是客栈经营十年才能赚到的钱。可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所谓的“投资专家”花言巧语,只说出好的一面,却将潜藏的风险故意隐去。结果,经济危机如寒冷的暴风雪突然降临,买卖亏损巨大,“投资专家”卷跑剩余的钱,再也没有音讯了。
一向自诩精明的彼得听到这个消息,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可恶的骗子,居然欺骗一个拥有高贵血统的人。上帝会惩罚你的!骗子,你将永远沉沦在黑暗的地狱!”彼得气急败坏,不停地咒骂,却于事无补。生活还要继续下去。彼得终于冷静下来,没有被愤怒冲昏了头,他清楚地意识到,自己除了客栈这个空壳子,事实上已经成了穷光蛋。那些供应食品原料的商人,很快就会上门讨债。“不行,绝不能让那些讨厌鬼看出我的窘况。我不能丢了公爵先祖和中将父亲的脸。我要设法度过难关,东山再起。北萨小镇迟早还是属于我的。”彼得痛定思痛,苦苦思索今后的出路。
当务之急是借一笔钱周转,保证客栈继续生存下去。彼得想到了尼古拉,“其实那个憨头憨脑的家伙也不错。不像那些见利忘义的家伙,没有半点良心。说不定他会爽快地借我一大笔钱。等我赚了钱,一定按本付息,不欠他丁点人情。”
彼得知道晚上尼古拉将忙着招待客人,所以他特意赶在中午来到酒坊。
“亲爱的彼得,你能来参加阿廖沙的庆贺宴会,我实在太高兴了。不过,宴会要晚上举行。我们可以坐下来聊聊天。等到晚上,我们要痛痛快快地喝几杯。”尼古拉做了一个拥抱的姿势。
“我想你误会了。我来是有急事请你帮忙。”彼得站在原地说。
“什么事?只要我能够做到,就不会让老朋友失望。”尼古拉的微笑一直挂在脸上。
彼得露出为难的神色,心里盘算用什么词汇,既不失高贵血统的面子,又能把钱接到手。就在这个当口,从屋外走进一个干瘪驼背的老头,头发胡须像雪一样白,脸庞明显是常年日晒的黝黑,而且满是沧桑的皱纹,但透过眼睛可以看出他精气神十足。
“我们的事稍后再说。”尼古拉热情地说,“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父亲叶戈尔,他专程从农村赶来给孙子阿廖沙送上祝福。这位是我的老朋友,小镇的客栈老板彼得。”
叶戈尔用奇怪的眼神盯着彼得,好似见到了老熟人一般,“假如不是亲眼所见,我真不敢相信,世界上还有长得一模一样的两代人。我能冒昧地问一句吗?你认识鲍里斯先生吗?”
“那是我的父亲。”彼得回答的时候,内心充满了自豪。
“难怪,我的孩子。”叶戈尔上前与彼得拥抱,用长满老茧的手拍了拍他的后背,然后退回一步,以欣喜的目光端详彼得,“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和你的父亲都是军人。他曾经是我的上司。”
彼得惊讶于这个猥琐不堪的老兵,有幸见证了父亲鲍里斯的辉煌与传奇的人生。
“请问,我的父亲鲍里斯中将是如何光荣地为国捐躯的?”
“中将?噢,我的孩子,你记错了。我还没有老糊涂。”叶戈尔摇了摇头,“你的父亲鲍里斯不是中将,而是上尉。当时,我只是一名下士。”
彼得头脑发蒙,母亲临终时,明明说父亲是中将,怎么变成了上尉?到底是谁弄错了?
“我的孩子。有些话也许你不爱听,但我必须对你讲实话。这是一个曾经做过军人的良心。”叶戈尔叹了口气说,“你的父亲鲍里斯不是为国捐躯的。事情还要从五十年前说起,那是一场残酷的战役,敌军攻克了M城市。我们守军只好在城内与敌军周旋,殊死一搏。巷战异常激烈而血腥,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死人,四处传来密集的枪声和爆炸声。没有人预料自己能活到下一秒,事实上每个人都把生死置之度外。
鲍里斯上尉被流弹击伤,不幸落入敌军之手。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当他返回阵地命令部下投敌时,宁死不屈的愤怒的士兵们将他团团围住。‘可耻的叛徒,你不配做我们的上尉。’有人喊了起来,接着有人动起手来。场面十分混乱。可怜的鲍里斯没有死在敌人的枪口下,而是被自己的战友活活打死了。我向上帝发誓,我没有动鲍里斯一个手指头。”
彼得瞠目结舌,身体微微发颤,如同经历一场可怕的梦魇——血管里高贵而伟大的血液,正一点一点地流失掉。曾经带给他无穷动力和蔑视俗类的自信,竟然源自一个美丽的谎言。
过了很久他缓过神来,态度变得前所未有的和蔼,“亲爱的尼古拉,我的老朋友。你了解的,我一直都很忙。今天我放下了工作,推掉所有的应酬,就是为了给你的儿子,我的侄子阿廖沙,送上诚挚的祝福。我求你的事,是否可以在晚宴上悄悄对你说?我确实遇到了一点小麻烦……”

共 512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彼得,一个精于算计,对人苛刻,具有高贵血统的男人。因为深信自己的血统优于其他人,所以无论走路还是处事,他的行为都被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左右着。终,他收买小镇的计划落空,自己所有的资金在一次错误的投资中被席卷一空。他不得不向出身卑微的邻居去借钱周转,却意外得知自己一向引以为荣的父亲原来是个叛徒。作者的文笔流畅,迥异的人生,优美的风景,将我们带入了一场异域风情中。文章以血统为主线,层层递进,对彼得由此而产生的洋洋自得与自满狂傲等等面貌刻画十分精彩。尼古拉的热情大度与幽默风趣,越发反衬出了彼得的可笑与无知。两个家庭中的孩子,也因为不同的环境熏陶而产生了不一样的效果。在充满爱与温暖的家庭里,孩子是聪明懂事而且阳光的。而彼得,只能接受一个差等生儿子。丰厚的内蕴,能够让人感受到作者扎实的写作功底。引人思考的文章,推荐共赏!【编辑:紫玉清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40210】
1 楼 文友: 2014-04-01 20: 2:47 引人深思的文章,欣赏。期待看到更多佳作!
2 楼 文友: 2014-04-01 20: 5:10 文章的结尾极富喜剧效果。彼得态度的转变,使得读者的心里也不禁轻松了许多。人,本无贵贱;事,无论高低。只要心存善念,律己宽人就好。祝福作者!
 楼 文友: 2014-04-01 22:42:58 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之所以活得累,往往是因为放不下面子来做人。虚荣心无限膨胀,蒙蔽了真实的自我,分不清什么是需要和欲望,用别人的眼光当作行为的标准,把别人的恭维当作人生的奖赏,完全迷失在世俗的迷宫中。把面子拿下来揣在衣兜里,素面朝天,就会发现原来生活真的没那么沉重。心简单,世界就简单,幸福才会永驻。心自由,生活才自由,身在何方都快乐。善待他人,可以让人生走得更远。善待自己,可以让生命活得滋润。无论是善待谁,其实都是温暖在流转,都是爱在延宕,终,施及别人。拜读佳作。五岁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
哪些人容易胸肋满闷
为什么总是拉稀
幼儿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