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凉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符道巅峰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黑色玉简

发布时间:2020-02-15 20:00:22 编辑:笔名

符道巅峰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黑色玉简

常言道,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穆子辽虽绞尽脑汁追求姬音,然,后者对其并无兴趣。

如今拍卖场上,穆子辽出价引来诸多议论,也让姬音当场羞怒交加,与杀之泄愤。

若是任由这场闹剧演变下去,拍卖会多半将被搞砸。

台上女子发现姬音起身,杀气腾腾而来,立即暗道不好。

而她也是反应神速,没等姬音动手,便立即笑道:“姬小姐,您也要出价么?”

这声询问,有着暗示的意味,也让姬音猛的冷静下来,随之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出价倒也没什么,关键是自己身上的东西都被拿去换取炼器所需,如今别说一株圣级灵药,即使是玄级也拿不出来。

在她略有尴尬之际,周围的人群也将目光投来。

至于那些窃窃私语的议论,则早已停下。

“我出一瓶蕴魂丹。”

正当姬音不知如何下台时,一道略带戏谑的笑声突兀传来。

听到这个声音,姬音心里顿时重重的松了口气。

不管蕴魂丹能否换取圣级武学,都以替她解围。而姬音也趁机坐了下去,将头埋在怀里,不再抬起。

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此刻的她,小脸早已气得煞白,只待拍卖会结束后,去找穆子辽算账。

“蕴魂丹是什么东西,也想换取圣级武学,当真可笑。”

在众人视线将要从姬音脸上收回时,前排突然有着一道怒笑响起。

听闻怒笑,石飞羽立即抬眼一看,发现穆子辽正盯着自己,目露讥讽。

如果以品级来算的话,蕴魂丹只能算作九品丹药。

这一点石飞羽自然清楚,但他手里也没有什么高阶灵药,只能用此一试。

以物换物,凭的本就是双方所求,圣级灵药未必就能换取圣级武学,而九品丹药也不一定就会淘汰。

何况先前他就以观察过,那位拿出圣级武学的中年男子,虽掩饰的很好,但石飞羽总觉得有伤在身。

而且这种伤势来自神魂。

想要换取所需,必投其所好。

穆子辽话音未落,石飞羽已经发现,那位中年男子眉梢微挑,似是有所意动。

台上女子察言观色,立即明白,笑着问道:“不知这位公子所说的一瓶是几颗?”

听到询问,石飞羽这才从星空袋内,将郭逸尘留下的蕴魂丹取出一瓶,初略扫过,道:“十颗。”

随着他的回答,那位中年男子稍加犹豫,便点了点头。

而台上的女拍卖师见状,则立即笑道:“恭喜这位公子获得圣级下品武学雷鸣鬼刃,请您上台交易。”

“什么?”

“这怎么可能?”

“一瓶蕴魂丹就把圣级武学换走了?这不是在开玩笑吧?”

女拍卖师话语方一出口,台下就传来阵阵哗然。

一道道难以置信的目光纷纷盯着石飞羽,似不解,似羡慕,似疑惑,似嫉妒。

同时,先前开口讥讽他的穆子辽,则是脸色难看的咬了咬牙:“我不服,凭什么蕴魂丹能换取圣级武学,我拿出的紫霞龙草就不行?”

“穆公子真会说笑,以物换物,全凭双方喜好,这小女子怎能说的清楚。”

台上那位女拍卖师听到,立即笑着摇了摇头,表示爱莫能助。

姬音则早已忍俊不禁的抬起双眸:“因为你人品不行。”

这番话,愈发让穆子辽脸色铁青,差点将满嘴钢牙咬碎。

奈何台上的女拍卖师已经敲定这笔交易,即便他出言反对也无济于事。

穆子辽虽然生气,也只能将这口闷气生生咽回肚里。

而石飞羽此刻则略带惊愕的缓缓起身,向着台上走去。

当他经过那位化体境中年男子身边时,却听对方突然问道:“小兄弟,不知你手里可还有这种丹药?”

看样子这位中年男子是急需恢复神魂的灵药,所以才被迫拿出圣级武学以物换物。

这般急需,倒让石飞羽捡了个便宜

“抱歉,我手里只有这么多。”

面对中年男子询问,石飞羽并未吐露实话。

自己只不过是途径集云要塞,自不会久留于此,即便是有,也不可能再拿出来。

何况先前拿出的已经有十颗,足够中年男子恢复受伤神魂。

听到他的回答,中年男子眼神里明显流露出一丝失望,遂又说道:“如果小兄弟能告诉哪里可以炼制这种丹药,在下定会感激不尽。”

从其言语不难判断,这蕴魂丹也并非所有炼药师都能炼制。

看来当初自己遇到郭逸尘,也算是颇为幸运。

如果蕴魂丹出自其它炼药师的手,告诉也无妨。

但郭逸尘师父乃是天魔族附属长老,身份自然不便透露。

迎着中年男子的目光,石飞羽最终摇头:“这瓶丹药只是朋友赠送,至于现在何处,我也不清楚。”

见他这样说,中年男子也就没再开口。

而石飞羽则趁机上台,将蕴魂丹交给那位女拍卖师。

待鉴定过后,女拍卖师臻首轻点,才将圣级下品武学雷鸣鬼刃放在了他手里。

交易完成,石飞羽并未逗留,身形一晃便出现在拍卖场后座。

不过他依旧发现,偌大的拍卖场内,已经有着不少火热目光盯上自己。

这也让石飞羽明白,圣级武学最终是否能在自己手中,犹未可知。

“接下来要拍卖的,是一件玄级中品灵器,圣光银蛇笛,寄售者同样要求以物换物,还请诸位不要吝啬才好。”

在众多火热目光暗中盯着石飞羽时,台上的拍卖师再度开口。

随着其清婉声音落下,众人立即看到,在其手中多了一件银光闪烁的笛子。

这根笛子长约九寸,小巧精琢,并不像用来杀人的灵器,倒像是一件女子随身携带的信物。

但是拍卖场既然能将此物拿出,必然是有着独到之处。

迎着许多疑惑目光,那位女拍卖师突然将银色笛子抬起,放在唇边轻轻吹响。

笛音清脆悦耳,令人眼前一亮。

可随后所有人都是发现,一条条银蛇从笛孔内蹿了出来,环绕在女拍卖师身边,形成了密不透风的防御。

而在这种防御下,还暗藏着丝丝杀机。

正当众人为此惊疑之际,笛音突兀一顿。

那些环绕在拍卖师身边的银蛇虚影,竟突兀消失。

如果有着神魂敏锐之人追踪,就会发现那银蛇虚影瞬间穿透万米距离,出现在拍卖会上方,撕裂空间,极端锋利。

如此利器,连石飞羽看的都眼神一亮。

坐在其身边的姬音,则早已双眸神采奕奕,惊愕的张开了诱人红唇。

同样身为炼器师的她,自然知道炼制这样一件笛子有多困难。

不提炼制所需的那些繁琐东西,仅凭能将音律与攻击结合这一点,就不是姬音能够做到。

这必须炼器师精通音律,又掌握着出神入化的手段,方能完成。

此物在别人眼里,或许只是一件灵器,但在姬音眼里,则是一扇大门,一扇替她开启未知领域的大门。

“这件东西我一定要得到它。”

双眸带着一丝兴奋,姬音粉拳紧握,信誓旦旦的道。

不料话音未落,前排已然有人出价,将此物换走。

如此神速的换取,也让姬音脸上露出一抹错愕。

待错愕过后,她才将目光转向换走此物之人,发现是那杜公子,这才冷哼道:“下手真快。”

虽这样说,但石飞羽能听出她话里蕴藏的一丝杀意,心头不由暗叹倒霉,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了姬庄主的女儿。

拍卖依旧继续,一件件奇珍异宝,功法灵器相继登场,让得众人纷纷竞拍,气氛火热。

然而随后拍卖的几件东西,却并没有他所需。

石飞羽索性没再理会,将刚刚到手的圣级武学雷鸣鬼刃取出,查看起来。

这是一种被刻画在紫晶魂玉内的武学,只需神魂进入,便可阅尽其内所记。

而神魂,接受的速度将是目力万倍。

仅是片刻,石飞羽心神已然退出,被他抓在手里,表面缭绕着雷光的紫晶魂玉,也因此悄然碎裂。

看来里面记载的东西,只能被观看一次。

紫晶魂玉的破裂,也让他明白,拍卖会所说经过鉴定,必然是在骗人。

倒也不是这种武学有假,而是在只能观阅一次的情况下,他们根本无法鉴定。

这也让石飞羽立即将目光投向了前排的化体境中年男子,暗道此人定与拍卖会关系非比寻常。

“接下来要拍卖的这件东西有些特别,它是我们从一处上古遗迹发现。”

台上的女拍卖师娓娓道来,说出的话更让许多人呼吸一滞。

无论什么,能和上古遗迹四个字沾边,都将拥有着难以想象的价值。

这很好理解,哪怕是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能在漫长岁月保留至今,在他们看来也必有其独到之处。

何况能在上古遗迹内的东西,定也不会是寻常之物。

众多期待的目光紧盯下,那位女拍卖师缓缓探手,从怀里取出一片通体如墨的玉简,用手缓缓摩挲着它,道:“此玉经过我们坚定,是上古时期的某种修炼法门,至于它究竟有何用处,小女子也不清楚。”

说着,只见她秋眸悄然向着台前那位化体境中年男子身上扫过,遂道:“这件东西同样以物换物,但寄售者要求,换取的最低标准是圣级以上,所以价值如何还请大家自己斟酌。”

“什么?”

“最低圣级,让我们用圣级灵药换取这么一块不知名的玉简,你们难道疯了不成?”

话音未落,台下以掀起阵阵哗然

本书来自: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