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JilSander归来者图摄影造型资讯

2018-10-31 14:39:31

Jil Sander归来者 (图)摄影造型资讯

过去,Jil Sander 用矜贵面料制作式样简洁的高级时装。如今,为平价服装赋予前所未有的高品质。不管时代潮流、个人境遇如何变迁,她一直在坚持做“纯粹的衣服”。

67 岁的Jil Sander 依旧美丽,北欧人式的蓝眼睛让人想起阳光照耀下的湖水,浅金色头发像卷须状植物般自然舒展。

在还被叫作Heidemarie JilineSander 的童年时代,她就讨厌母亲把乱蓬蓬的鬈发盘成麻花辫。不过,她很喜欢看母亲踩着缝纫机做长裤和与之搭配的灯芯绒衬衫。24 岁时,她继承了母亲的缝纫机。那是1968 年,她创立了Jil Sander 品牌。从那以后,母亲就一直穿女儿设计的服装。

“我很早就爱上了裤装。”她回忆道,二战后,她就读的那所女校的老师很不赞成这种颠覆式的新装束,“每当我穿裙子去上课,她就会笑眯眯。”

超前者

Jil Sander 是一个敏感而强势的女人,具备了德国人的坚忍不拔和一丝不苟。1975 年,她的首次巴黎发布秀并没有一炮打响。但是在华丽当道的1980年代,她逆势而行的纯粹主义风格渐渐在时尚界站稳脚跟,被捧为另类表率。1980 年代末,她的公司在法兰克福股票交易市场成功上市。

法国时尚顾问Jean-Jacques Picart是这样回忆他参与策划的Jil Sander 巴黎处女秀的:“流动感、简约,羊绒弹力织物、真丝、如第二层皮肤的面料,侧重于针织服和大衣—还有穿男孩式长裤套装的年轻模特Ins de laFressange。”

“ 她出现得太早了—在ThierryMugler 、Claudia Montana 和EmanuelUngaro 的年代,她的风格很难被接受。”Picart 中肯地说。

Jil Sander 却认为那场秀彻底失败了。直到18 年后的1993 年,她在蒙田大道开出了一间标志性的极简主义店铺时,方才获得一种弥补式的满足。

遁世者

进入21 世纪之后,Jil Sander 的事业遭遇低谷, 尤其是与Prada 集团的那段纠葛,令她几乎销声匿迹。1999 年8 月,Prada 买下Jil Sander75% 的股权,仅过了半年,她就辞去了公司总裁与首席设计师的职务。更加戏剧化的是,2003 年她重新归位并与Prada 签下6 年合约,可是一年半之后,双方第二次分道扬镳。此后又几经易主的Jil Sander 品牌与它的创始人再无实际关联。

Jil Sander 现在对她的Prada 时代闭口不谈,当年的分歧点究竟是审美还是金钱,都已无从追究,她将之归结为一句话:大财团操控的时尚世界的变幻无常。

她当了4 年隐士,直到同样来自大财团的优衣库找上门来,当时她刚刚成立了自己的时尚咨询公司。令她心动的是,这次不必再重复在高级时装界走过的老路,她成了史上位全心全力设计平价时装品牌的大牌设计师。这就像一次救赎,或者说,一次革命。为优衣库推出+J 系列之后,旁人不会再问:“为什么你设计的衣服这么昂贵?”现在它们不仅不贵,而且是好是坏,人人都有发言权。

纯粹者

曾与Jil Sander 合作多年,如今也参与+J 系列广告的造型师JoeMcKenna 说, 她在优衣库的工作方式与以往并无差别。“一样的精确,一样的严格标准—每个针脚、每颗纽扣都很考究。” 多次目睹+J 试衣流程的McKenna 说。

Jil Sander 对将于9月面世的+J 秋季系列感到相当满意。裁剪精良的姜黄色大衣、时髦的矢车菊蓝连帽外套以及大衣,售价皆不过千元。而在售的夏季系列中,轻薄的连帽外套和灯芯绒裤的价格也在500 元以内。

她自己现在也常穿+J 白衬衫和藏蓝外套,与她的Jil Sander 旧长裤十分般配—这是她多年不变的标志性打扮。“我为+J 倾注了所有的热情和经验,”她说,“也许,我注定要为更多的人设计。我觉得,这有点儿像是一份给我的礼物。”

她不喜欢“便宜”一说,她关注的是功能性和统一性,以干净的线条和缜密的细节来体现她一贯的设计风格。“我母亲过去总说,我们太穷了,不能买太贵的东西。”她的童年是在饱受战火摧残的德国汉堡度过的。与当时这座港口城市里的许多年轻人一样,她逃往美国洛杉矶,上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之后跑去纽约当了一名时装。她21 岁那年,由于父亲的突然去世,她又回到家乡,3 年后便创立了品牌。

她也不喜欢被定义为“极简主义者”,“我更喜欢称之为‘纯粹’—极简听起来空空如也。”她说。1980 年,她为一款新香水取名为“纯粹”(Pure)。

马甲扣
三相调压器
监狱围栏网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