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凉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光明日報:三途徑破解“救命藥降價就斷貨”困局

发布时间:2018-12-12 13:04:20 编辑:笔名
光明日报:三途径破解“救命药降价就断货”困局 它可以有效降低乳腺癌患者的术后复发率,大幅度提高5年生存率,被誉为乳腺癌患者的救命药。但是,赫赛汀有个致命的缺陷,就是价格昂贵。以体重60kg的患者为例,赫赛汀一个疗程需要花费30多万元,这个价格让许多患者“望药兴叹”。 近年来,我国政府也关注到这个问题,积极调控药价。赫赛汀的价格,由2.2万元一支,降为7600元一支,降幅达67%,加上医保报销,仅仅需要1500元左右一支。但是,问题来了,正如媒体近期所报道的,赫赛汀市场突然断货了,望穿秋水的乳腺癌患者,却发现市场很难买到这个“救命药”了。 其实,这并不是特例。当前,一些所谓“包治百病”的“神药”广告铺天盖地,而一些珍贵的低价救命药,却“难觅踪迹”。比如心脏手术用药“鱼精蛋白”、心脏衰竭的抢救用药“西地兰注射液”、治疗甲亢的“他巴唑”、救命药“地高辛片”等。这些救命低价药尽管多已纳入医保,但由于市场的短缺,迫使医生和患者不得不选择昂贵的替代药品。 一个药品在药厂生产后,首先面临的是定价。定价有三种方式,政府定价、政府指导定价、市场自由定价。价格确定了,再由厂家或者医药销售公司代理,进入医院,医院要经过医生推荐、药事委员会批准、药剂科采购、然后由医生处方推荐给患者。在这个链条的各环节中,厂家首先没有积极性生产低价药,销售商没有兴趣推广低价药,部分医院或者医务人员也倾向放弃低价药物而选择高价同质药物。这些,终造成了医疗资源的极大浪费,加剧了普通群众的经济负担。 那么,如何破解? 首先,要强制督促药厂生产一些必须的、有效的低价药物。中国是全球规模的药物生产基地,一些技术含量不太高、有效、价廉的抢救药,比如地塞米松、比如西地兰等,完全有条件实现自我供给。有关部门可以按照地区归属,在保证合理利润的基础上,统一调配,优先实现基本抢救药物的自给自足。与此同时,对于那些疗效不确定,“用了和没用一样”的“味精药”,也应控制、约束其生产销售。 其次,醫藥分家是破解這個難題的關鍵所在。很多醫院的藥品、器械收入占總收入的50%以上,而真正有技術含量的診療費用、護理費用、手術費用,卻占比很少。在“以藥補醫”機制下,醫院收入與藥品收入直接掛鉤,不規范的診療用藥行為很難避免。近年來,中央一系列文件直指以藥養醫頑疾,要求“全部取消藥品加成”,接下來,還需要進一步斬斷藥廠與醫院、醫生之間的隱性利益輸送,真正清除以藥養醫的土壤。 ,单病种收费模式也是破解这个难题的一个重要抓手。单病种收费就是按照每种疾病的诊断,评估出治疗这个疾病大约需要多少费用,然后统一打包给医疗单位。从而既避免了医疗单位滥用医疗服务项目、重复项目和分解项目,防止医院小病大治,又保证了医疗服务质量。医院考虑到经济效益,只能提高医疗质量,尽量使用低价有效的药物,注意早期康复,防止切开感染等等。自从美国实行单病种付费取得成功后,世界上很多国家也纷纷实行了单病种收费,比如日本、德国、英国等等。医疗按病种收费,是破解抢救药品“见光死”国际惯用手段。 2018年,将是破除以药养医、大幅度提高患者就医获得感、健康幸福感的关键一年和破冰之年,让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陈作兵,系医学博士、浙江大学医学院康复研究中心主任)山东抹布百洁布洗碗巾
厦门化纤机械
南阳集成监控系统品牌大全
揭阳手电钻厂家
电动执行器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