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凉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人生中次大保健让我感受到了doublejoy

发布时间:2019-11-18 13:21:58 编辑:笔名

说道“大保健”你想到的是什么呢?可不要想歪,并不是每个大保健都是你想的那么神秘,其实就是一般的按摩店。不过就是次心里也难免会有点小紧张吧,不知道是不是和看到别人写的那样,作者就把自己次去大保健的经历分享给了我们,一起看看吧。

首先我要说明标题中的昨天就是今天的昨天,公元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一日。

没错,就是昨天,为了表示对大家这么久以来辛劳的体谅,老大决定下午下班后带我们组所有的员工出去搓一顿,这对于已经习惯了早餐豆浆馒头、午餐辣椒炒肉、晚餐沙县小吃的我简直是莫大的幸福。怀着无限的期盼终于挨到了下班,关上电脑,老大率先从位置上起身,宣布到,“大家赶紧去汉宫吧,时间只有一个半小时哦。”

我跟在大家后面走,海鉴说汉宫在地铁站C出口,从公司过去不过六七百米的距离。话说饭店的名字还挺特别,汉宫,让我想起了那首《寒食》诗,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散入五侯家,写的是古代寒食节的情景。寒食节顾名思义,就是过这节日要吃的特别寒酸,这样一想,那我们即将要去的这家汉宫饭店不会是素食饭店吧?那还不如我去沙县吃一碗鸡腿饭呢......

走了大概五六分钟,只见前面的人纷纷右拐上了两段楼梯,想必汉宫应该就在那了。我和小易加快脚步追了上去。我边走边欣赏着周围的环境,饭店门前的阶梯幽而迂回,滕树杂而错落有致,这是我见过的有意境的饭店,带着一股浓浓的书画香。大家在汉宫的大厅集合,老大走到前台跟掌柜的交谈着,应该是在点菜吧。我环顾四周,饭店的装潢果然和汉宫这个名字十分相符,古色生香。不一会儿,前台旁边站着的那几个女服务员引起了我的注意,只见她们穿着类似护士服的粉红色工作装,百无聊赖的说笑着,直到前台跟我们老大说好后她们才准备带我们上楼去。我有点纳闷,一般饭店的服务员穿着都不会这么休闲啊?我问海鉴,这是饭店吗?"什么饭店?"没想到海鉴反应很大,“我们不是来聚餐的吗?”我说。"什么聚餐,汉宫是按摩店!"

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活动内容有变。说实话,这是我人生中次来按摩。我和海鉴在一个男服务员的带领下上楼,心里总感觉怪怪的,对,就是那种欲说还休的感觉。我扯了一下海鉴的衣服,小声道,“你是老司机吗?”海鉴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小声回答了我一句,待会你就知道了。好吧,虽然我是次来这种场所,但是我好歹也成年了,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来到二楼,因为没有双人间了,所以男服务员给我们安排了一间三人间,顺便把落单的小易也安排在了一起。就这样,我人生中的次大保健开始了。

房间的设计跟医院的病房差不多,三张小床,一张桌子,一个挂衣架,不同的就是墙壁不是白色的,小床上方的天花板装着类似运动场里双杠的不锈钢架子。男服务员让我们稍等片刻,他马上去叫技师过来为我们服务,刚跨出门槛半步又立马回头问道,"三位需要点什么茶吗?"“有什么茶?”小易问到。“有祛湿茶,有下火茶。”小易说 ,我湿气比较重,来一杯祛湿茶,“余海鉴、罗伦山你们呢?”海鉴说他近上火,要一杯下火茶。我对服务员说,"我没湿气也不上火,给我倒杯开水就行。"只见男服务员吱唔了一会,微笑道,不好意思,我们这不提供开水。我......天气这么热,那就来杯下火茶吧。男服务员唱喝了一句好嘞转身要走,我说等等,请问茶是包括在总费用里了吗?之所以这么问,是我的脑海中突然闪现出前不久山东天价虾的新闻,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不是的哦,十元一杯另外付费。"额,我当时很想对他说,谢谢,不需要茶了,但考虑到海鉴和小易身体确实需要就只好朝男服务员摆了摆手,赶紧去上茶吧。

“好坑啊!”等男服务员一走,我们仨就开口骂到。我说没事,还好不是一百块一杯。过了一会儿,有人敲门进来,是三个穿着粉红色工作服的女技师,她们每人手里提着一个小箱子,训练有素,领头稍胖点的用看似特别熟练的话术说到,“三位好,我们是今天给三位服务的。”说完,中间那个女技师便叫我们换裤子,边说边拆开床上的一个薄膜袋子,扯出一条黄色的五分裤让海鉴换,我心领神会,自己取出了将换的裤子。“那你们换裤子吧,我们先出去。”我去关门,海鉴已经把裤子脱下来了,我说不会有事吧? “能有什么事,不就是按个摩嘛。” 衣服要不要一起脱?小易问我。还没等我想好,只听见门外传进来一句,“全脱了。”......我看海鉴已经全脱了,便示意小易也一起脱了。

“我们换好了,你们可以进来了。”我朝门外说到。闻声,那三个技师依次进到房间,然后胖技师停在了我的床边,两个身材苗条一点的分别走到了海鉴和小易的床边。我打量了一下胖技师的体重,再看看自己的小身板,问到,“你们...你们这是随机分配的还是?”我本以为我说的很含蓄了,没想到胖技师秒懂了我的意思,对小易旁边的技师说,xxx你来这边。就这样,我如愿换了一个颜值和身材都可以的技师,心里窃喜不已,我偷偷瞄了一眼小易,他的脸上已经没有刚进来时的满面春风了,而是写满了草泥马.....

趴下,放松,对,不要玩手机,放松...我们按技师说的去做,全身心放松,闭上眼睛,安静地趴在床上。女技师把一块浴巾盖在了我的身上,不一会儿,我感觉到她上了床,对于完全不知道全套内容的我,心快砰然跳到了嗓门眼,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没事的,这只是按摩,只是按摩!紧接着,我感觉到两只脚踩在了我的小腿上,然后一步一步慢慢往上踩去。我不禁为自己调换技师的决定感到庆幸,否则百二三十斤的重量在我身上来回踩就不是享受了,那简直是蹂躏。

“你们应该都是九零后吧。”女技师开始跟我们搭话。我说不是,我们都是零零后。“难怪看你们个个这么年轻。”我扭头看了一眼负责我的那个技师,听口音你不是本地人吧。她笑了笑,说你怎么知道?我说听口音听出来的啊。她又说,那你看我像哪里人?这突如其来的反问让我措手不及,说实话我能辨别出她没有广东腔已经很不错了...怎么办?难道这个装逼要以失败告终吗?弃答或者乱答都不是我的性格,只能背水一战了! 我打算从广东临近的省份往上猜,所以故作淡定地回答到,“江西的吧。” “这你都知道啊!”我去,还真被我猜中了,当时我决定按摩完就去买一注彩票。接下来我们聊了很多东西,什么做销售工资高呀,技师薪水也不低啊,什么海鉴的牙齿矫正要多少钱呀,身高这么高又这么瘦、是不是肾虚啊,等等,小易也时不时蹦出一句“好屌哦”“666”,整个房间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踩摩(脚踩按摩)了大概二十多分钟,三个技师陆续从床上下来,开始下一个环节。技师把我身上的浴巾取走,然后把一个像热水袋似的东西放在我的背上,不得不说软软的、暖暖的很是舒服。就在我沉浸在享受中时,我感觉到裤子在慢慢往下退,说时迟那时快,我反手抓住技师的手,战战兢兢地说到,“美女,我...我...我们不要那种服务,按摩,按摩就好...”“什么呀,我们是正规场所!”技师显得有点无辜。 “那,那怎么还要脱裤子?” “我就是褪下一点点给你按下腰。” 原来是虚惊一场,我羞赧到,“那你继续吧。”我看了看旁边的海鉴,双眼微闭,两颊泛红,时不时传出几句呻吟,我想,我是不是也应该好好享受享受这难得的休闲了。

全身按摩完后,技师给问我们要不要刮痧,我说包括在全套里面的吗?她们说是的。我说那就刮吧。然后三个技师用刮痧工具齐刷刷在我们背上刮着,可能是次刮痧的缘故,我有点不适应,连忙对技师说,轻点轻点,都刮到骨头了。负责海鉴的技师一边刮一边说,你毒素很多啊,一下就刮出这么多东西。我听了赶紧问负责我的技师,“我还好吧?”“你没什么。”果然,刮完痧后我看他们俩背上都是红红的两道,而我的则特别浅。“你们还要拔罐吗?”胖技师问到。我说拔罐也是包括在全套里面的吗?“不是的,拔罐是另外收取28元。”因为小易确实湿气比较重,所以他特别想拔罐,我和海鉴无所谓。我又问她,我们老大拔罐不?“不清楚,我去帮你们问问。”说完,胖技师走出了放间。我跟海鉴和小易说,要是老大拔罐我们就拔吧,老大不拔我们也不能搞特殊。过了几分钟,胖技师回来了。“你们老大是要拔罐的,但是你们其他同事都只是理疗,就是不加拔罐。”胖技师说。我们三个互相对视了一眼,我说那我们就不拔罐了吧,别搞特殊了。小易显得有点失落,总觉得自己没拔罐就像做了一个假保健一样。胖技师不愧是专业的行手了,也看出了小易的不快,就对小易说,“我看你湿气真的太重了,这样吧,我给你拔免费的玻璃罐。”我和海鉴一脸懵逼。。。

等小易拔完罐,时间也差不多到了。三个技师向我们汇报了一下编号、收拾好工具就出去了。我想自拍一张留作纪念,旁边的海鉴制止了我,“不要什么场合都拍照,没看见很多明星都是因为艳照门出事的吗,养成这种习惯以后回家有搓衣板给你跪的。”听完,我不禁向他竖起了大拇指,“不愧是老司机!” 但我还是想拍几张留作纪念,既然自拍不行,那我拍你们总没事吧,说不定以后还能赚点封口费呢,哈哈哈!

回去以后,我特意上网查了一下大保健的意思,居然还有英文名,叫double joy ,使人加倍快乐。看来以前自己是误解了大保健,其实人家是正规场所!

贵州治癫痫病的医院在哪
汉中牛皮癣医院哪家
汕头做包皮过长手术哪家医院好
大庆油田总医院集团铁人医院怎么样
长沙百佳玛丽亚医院胡红
友情链接